第五十四章 神笔西游(1/2)

    苏阳并没有回到密印寺,而是去了金华城。

    纸人车马一路跟在苏阳的后面,此时四下黝黑,苏阳和聂小倩走起这夜路来视若平常,只不过这些纸人在进入到了金华城内之后,就吱吱呀呀,声响极大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们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巡夜的更夫和捕快听到动静,打着灯笼向着这边而来,叫道:“夜半行车,必是不可见光的东西,全都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旁边的捕快听闻如此,全都向着这边围了过来,苏阳和聂小倩两个人自然而然的从这些捕快群中穿过,径直而走,这些捕快围上这些纸人的时候,所有纸人奄然而灭,只听“咣铛”一声,各个箱子落在地上,金银珠宝洒落一地。

    如此怪事,让这些捕快们心惊胆战,看着地上的钱财,少有的不敢贪昧,连忙去通知县令白甲。

    苏阳和聂小倩一人一鬼,走入到了孟民铎的家中。

    孟民铎破衣褴褛,推开门扉,看到苏阳和聂小倩两人皆若神仙中人,并没有感到自惭形秽,侧过身子,将两个人迎接进了房屋里面,把房间里面仅有的那么一点油灯点开,青豆大小的灯火,让这房间里面多了几分光亮。

    “姑娘你……”

    孟民铎先看到了聂小倩,而后行了一礼,说道:“多谢姑娘当日搭救之恩。”

    他能够从罗刹鬼的手中逃脱,就是因为有聂小倩在一旁相助,虽然只是惊鸿一瞥,但聂小倩的貌相已经深深印在他脑海之中,此时看到,立刻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小倩轻轻点头,此人也是她深陷罗刹鬼窟的缘由,罗刹鬼并没有抓到眼前之人,反倒是将她抓入鬼窟,并且逼迫她要协助害人,只是遇到的第一个人,正巧就是苏阳。

    “人可曾救出来了?”

    孟民铎向小倩致谢后,看向苏阳,问道。

    “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阳点头笑道,在怀中掏出来了一幅画卷,将此画卷展开,里面便有四个人影,惟妙惟肖的附在画卷里面,随着苏阳手中一抖,画卷里面的人物自然而活,在这屋子里面一个翻身,整个人都如梦初醒。

    “方兄,萧兄,李兄,王兄。”

    孟民铎激动的走上前去,和出现的四个兄弟伸手相握。

    方月,萧尚斌,李程,王善述这四位和孟民铎年龄相仿,都已经四十来岁,个个满面沧桑,此时离开了罗刹鬼窟,重新到了阳间,再度见到了好友,如同是死生间走了一遭,皆是极有感慨。

    彼此见到之后,孟民铎牵着几位兄弟,跟苏阳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李安灵李兄的弟子,李兄已经故去了,是他在杭州听到了我们遭难,不远千里的跑到这里来解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安灵已经故去,死里逃生的方月,萧尚斌,李程,王善述皆神情一黯,原本死里逃生的欢欣感淡去了许多,而听到了苏阳听到他们遭难,不远千里专程搭救,又让他们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“当初的李兄也有这等千里救人的义举。”

    方月喃喃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五个人看看苏阳,皆在怀念李安灵。

    苏阳默默伫立一旁,先让这五个人怀念一阵儿,等到他们怀念过后,苏阳方才问道:“当初家师死的仓促,许多事情都不曾交代,致使小子来到江南,一头雾水,只是这些罗刹妖魔皆在找寻家师,却又不知他们为何找寻家师,几位长辈也被牵连在此事之中,可否知道部分内情,能解小子疑惑?”

    对于当初的事情,苏阳实在不怎么了解内情,不过李安灵并没有交代江南的事情,想来也是无愧于人的,至于如何同罗刹鬼这等妖魔结仇,苏阳便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五个人对视一眼,随即目光看向了聂小倩。

    小倩默立一旁,看到几个人的目光看来,知道这事关乎机密,对着几个人行了一礼,袅袅娜娜,穿墙而过。

    五个人看到了小倩离开,方才向着苏阳身边凑了凑,见这左右实在没有外人,才对苏阳说起了当年之事。

    他们五个人和李安灵是在科举之前遇到的,就在科举的前一月,他们五个人在深山中请仙扶乩,询问科举能否有成,当时的扶乩之人是一个巫婆,能够通达神灵,将一根笔悬挂在丝线之上,请仙之后,笔便会无人操纵,而自然挥动,在纸张上面写下结果,以此来传达神明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种扶乩的算命方法,在大乾由来已久,他们几个人去扶乩之时,只觉笔墨上面所写,一一尽应生平,也就让他们将钱全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的巫婆所说,她所请的人是丘处机。”

    方月对当年之事记忆犹新,对苏阳介绍说道。

    长春真人丘处机,王重阳的弟子,龙门派的祖师,这世间有名的得道真仙,苏阳在崂山之时,还看到了丘处机的的遗迹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李兄刚好从山中走出,就坐在一旁观看,瞧着我们对“丘处机”毕恭毕敬,便走上前来,伸手扔了两块银子,说是他也要扶乩。”

    方月回忆说道:“巫婆看到了他拿出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